离婚了,凭什么卖我的房替他还债

时间:2021-12-06 15:46:00作者: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咪乐|直播|盒子1.0安卓版 全线唯一空白段为江山-武夷山(江武铁路)长约170公里该段也成了杭深高铁近海内陆线的最后一公里这条杭深高铁近海内陆线的龙川-深圳段将和赣深高铁共线,这意味着,位于赣深高铁线路上的塘厦站(东莞南站)也将是杭深高铁近海内陆线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2021年2月1 日下午,本案当事人给珠海市检察院送来“公正廉明 秉公执法”的锦旗。

  听证会现场,张蕊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心中五味杂陈,这几年来,她不得不面对的这两场债务官司,都是因为这个人

  “检察官,请一定要帮帮我,我和李刚早在2011年就离婚了,他现在拿出两张欠条说是夫妻共同债务,这肯定是假的!现在法院要拍卖我的房子替他还债,我不服,不服!”2021-12-06,张蕊来到广东省珠海市检察院申请检察机关对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的生效判决进行监督。她的申诉涉及两笔借款,共计35万元,债主说是她的前夫李刚之前欠下的,但离婚时李刚都不曾提起,借款时间已经长达19年。

  检察官经审查认为,双方对案件事实存在重大争议,应当召集听证会查明事实。2021-12-06,广东省珠海市检察院对这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组织公开听证。听证会现场,张蕊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心中五味杂陈,这几年来,她不得不面对的这两场债务官司,都是因为这个人——她的前夫李刚。

  19年婚姻充满着酸甜苦辣

  张蕊是家中的长女,从小勤奋上进,性格温和。张蕊的奶奶重男轻女,认为女孩子迟早要嫁出去,读那么多书都是帮别人家培养人,不值得!高二那年,奶奶提出不要再上学了,张蕊不忍心让老实巴交的父母亲为难,放弃了学业,来到深圳打工。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制衣厂做计件工,她很珍惜这个工作岗位,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在机器上工作,每月她的工资领得最多,只要拿到工资,张蕊全部交给父母,她认为这是长女应尽的义务,25岁那年,经亲戚介绍,她认识邻村的青年李刚。

  两人在交往过程中,张蕊得知李刚的父亲早逝,家里条件不好,没有读多少书,在珠海做过很多苦工和杂工,后来帮人抓鱼虾,认识水产公司的人,承包了一些鱼塘才算稳定下来。张蕊没有嫌弃李刚的家境不好,反而很同情他,两人很快走到一起。1993年,张蕊不顾父母反对,与李刚登记结婚,义无反顾地走进贫穷的李家,她认为只要两人一起刻苦,就能改变贫穷的现状。

  “结婚的第二天,我们就来到珠海,住在一大片池塘中间,房子是用竹子和棕树皮搭建的,出入很不方便,无法通电、通水,要骑自行车去外面打水来当生活用水。”张蕊告诉《方圆》记者。那时,他们和很多渔民一样,住的是简陋的自建房。

  生活虽然艰苦,但张蕊感觉有奔头,每天夜晚,小夫妻在油灯下畅想未来。她每天除了打理鱼塘,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站在门口看着李刚骑着自行车离开和归来的身影,李刚的勤劳让她很有安全感。1993年底,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婴儿的笑声、哭声让简陋的房子更有家的味道,生活压力也随之加大了。

  张蕊盘算着在池塘边开一间小卖店,向渔民销售一些饮用水和基本生活用品,多少能挣点钱补贴家用,也能减轻李刚的负担。夫妻俩勤勤恳恳,他们从水产公司承包了大片鱼塘,一部分由夫妻俩自己经营鱼塘,还有一部分鱼塘加了一些价钱再转租给其他渔民,很快家庭的经济状况就有了很大起色。几年下来,张蕊在生了三个女儿后终于有了一个儿子,她尽心尽力地照顾四个年幼的孩子,也经营着小卖店。李刚整天忙于生意,在外面结交了更多朋友,偶尔朋友叫他一起吃饭、打牌。第一次打牌赢钱的感觉,让李刚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他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经常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到家里,夫妻俩的关系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天,女儿们在船上玩,其中一个女儿突然从船上掉进池塘里,幸好别人发现得及时,救了上来,才没有发生意外。张蕊非常自责,她很想要买房子,把孩子们安顿在更安全的地方生活。2000年前后,李刚和张蕊在珠海购买了自己的房子,李刚的母亲过来帮他们带孩子,张蕊依然守着鱼塘,李刚与朋友一起做水产生意,不久,家里又添置了小轿车。

  “周边的渔民都叫我老板娘,以为我有很多钱,其实李刚除了给我固定的生活费,从来没有给我很多钱,他也不跟我说生意上的事,他后来还染上赌博的恶习。”张蕊对李刚参与赌博的事情耿耿于怀,夫妻之间很少沟通,家庭矛盾愈演愈烈,有时争吵激烈,李刚甚至会对妻子大打出手,两人慢慢发展到分居的状态。

  2021-12-06,李刚以性格不合为由起诉离婚,珠海市斗门区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当时,张蕊带着三个女儿一起生活,儿子由李刚的母亲帮忙带,一家人在三处地方生活。因为要照顾孩子,张蕊没办法外出找工作,她只能每月去找李刚拿生活费,忍气吞声地守着这个家,只为了让三个女儿能安心上学。

  有名无实的婚姻维持了5年,2021-12-06,李刚再次起诉要求与张蕊离婚,珠海市斗门区法院立案受理,最终判决离婚,并将1台轿车、1处住宅分割给李刚,将另外1套住宅、1间商铺位分割给张蕊。

  “离婚的时候,我身上只有200多元钱,铺位出租出去,每月能收到一千多元租金。”张蕊告诉《方圆》记者,自己带着三个女儿,多亏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

  突如其来的共同债务

  但是,到2016年的某一天,张蕊拖着疲惫的身子下班回家,看到门口贴着一张财产执行通知书,她当即从门上撕下来,马上乘车前往财产执行通知书上面落款的斗门区法院咨询情况,才得知她和前夫李刚涉及两笔债务,债主起诉他们还钱,并申请对她名下的商铺进行查封,如果还不上钱就要强制执行。

  张蕊从法院拿回两份判决书,她发现,这两笔借款的见证人均是一个叫叶伟的人,两笔借款都是在2013年重新确认的,并且借条上有李刚的签名,有一笔是10万元,另外一笔是25万元。张蕊仔细回忆,她确定不认识这两名借款人,也不知道借款的存在,在法院判决离婚的时候,李刚并没有提及这两笔债务。

  张蕊翻开第一份判决书,看到原告甘丽珍是罗志华的妻子。几年前,罗志华因煤气中毒意外身亡,甘丽珍在整理罗志华遗物时发现李刚写下的这张10万元借条,她与借条上的见证人叶伟确认了借款的真实性,并且请叶伟帮忙找李刚催款。2021-12-06,叶伟受甘丽珍委托找李刚还钱,李刚称手头资金很紧张,实在还不上,他于是在原借据上用圆珠笔写下“保证2013年年底前付清”并签字。借款到期后,甘丽珍多次找到李刚催款,李刚以种种理由和借口推却,一分钱也没有还。

  另外一份也是借款纠纷,吴小伦借款给李刚,借款的时间是2021-12-06。当时,李刚因经营水产生意需要资金周转,经叶伟介绍向吴小伦借款20万元,李刚向吴小伦出具了一张借条,内容为“今借到吴小伦人民币贰拾万元整,保证在2002年2月底前还清”,李刚本人签名,借据落款日期为2021-12-06。2021-12-06,吴小伦在这张借条左下方空白处又写上“2021-12-06已还壹拾万元整”的内容。

  2021-12-06,李刚又一次向吴小伦提出借款5万元,并承诺将上述未还款10万元计入后,加上利息,需还款25万元给吴小伦。李刚在收到吴小伦用现金支付的5万元借款后,于当日重新给吴小伦出具了1张25万元的借条,并承诺2005年元月底前还清。吴小伦说,借款到期后,每年都有向李刚催款,但李刚均以资金不足为由拒绝还款。2021-12-06,吴小伦找到李刚,让他重新写了1张25万元的借条,并注明2013年年底还清。

  甘丽珍和吴小伦在多次催款无果后,各自将李刚、张蕊告上法庭,要求二人偿还借款及利息,她们认为这两笔借款是用于李刚和张蕊共同经营的生意和家庭开支。斗门区法院于2021-12-06分别对甘丽珍起诉李刚、张蕊和吴小伦起诉李刚、张蕊民间借贷纠纷立案受理。在此期间,原告方甘丽珍向斗门区法院提出诉讼保全,由于借款金额为10万元,法院在查封了张蕊名下的价值最接近的商铺后,认为没有必要追加查封李刚名下的房产。

  “甘丽珍和吴小伦说他们也是在向法院起诉以后,才知道李刚和张蕊离婚了。”办案检察官肖力在查明案件过程中了解到。

  一审开庭时,李刚并不想惊动张蕊,他在法庭上提出代表张蕊与原告和解,但和解没有成功。斗门区法院分别对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2021-12-06判决李刚、张蕊共同偿还吴小伦借款本金25万元及逾期利息;2021-12-06判决李刚、张蕊共同偿还甘丽珍的借款本金10万元及逾期利息。

  从商铺被查封到一审判决生效,张蕊毫不知情。原告甘丽珍申请法院查封了张蕊的商铺,而没有查封李刚名下的房产,就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李刚将名下唯一的房产卖掉了。张蕊对这些事耿耿于怀,她坚持认为这是李刚和他的朋友策划出来的虚假诉讼,目的就是为了欺骗她的钱。

  “一审判决下来后,张蕊和李刚都没有提出上诉,判决就生效了。到了执行阶段,张蕊收到法院的执行通知书,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她认为这是李刚串通他人以假案子来骗她的钱也不是没道理,她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法院也支持了。”承肖力介绍说。

  两案再审期间,李刚出具了2份“证明”,随后就消失了。“证明”上说,“吴小伦、甘丽珍民间借贷二案”均与张蕊无关,是他个人多年沉迷赌博欠下的债,这两笔款并没有用于家庭共同生活,也没有用于共同经营生产。经过多次开庭审理此案,斗门区法院和珠海市中级法院均认定张蕊和李刚应当共同承担上述两笔债务。张蕊不服,向广东省高级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广东省法院审查后不同意再审,终结了案件。

  “我对法院的判决不服,我们在法院离婚的时候从来没说过这两笔欠款,这么多钱也没有转账记录,而且甘丽珍和吴小伦这么多年都没追讨过,怎么会在我们离婚两年后,冒出几张欠条?”张蕊执拗地认为,这是李刚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骗她的钱。

  公开听证查明事实也纠正了问题

  2021-12-06,张蕊来到珠海市检察院申请检察机关对法院的生效判决进行监督。案件分别由副检察长刘泉和检察官肖力承办。承办检察官耐心地倾听张蕊对案情的介绍,在详细审阅案卷材料后,认为两案适合运用公开听证的方式,调查核实相关案情,解开张蕊心中的疑团。

  “我们以公开听证的方式审查案件,就是要查清案件所涉及的借款是否真实、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有,张蕊是否应该承担还款责任。”肖力在接受采访时说。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保证听证效果,承办检察官多方查找李刚,不厌其烦地与他沟通联络,最终说服李刚出席听证会。2021-12-06,公开听证会召开,由刘泉主持,甘丽珍、吴小伦、李刚及张蕊四名当事人如约参加听证,刘泉介绍案件情况和需要听证的问题后,宣布听证会现场纪律及注意事项,听证会有序推进。

  检察机关力求还原这两笔借款过程中的更多细节,解开张蕊内心的诸多疑惑,在双方论及关键事实时,特意邀请了两笔借款的见证人叶伟及双方共同的好友出席听证会作证。

  “我认为这两笔借款不是实际债务,他离婚的时候没说起过,离婚后才去确认,我不认可。”张蕊在听证会上表示。

  听证会上,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刚见前妻否认借款事实,大致说明了借款用途以及借款地址,与证人、借款人所说的一致。他专门说明从吴小伦处借的钱是用于与他人合作经营酒楼生意,而向罗志华借钱,是用于搭建小市场店铺出租给他人做海鲜买卖生意。李刚并不否认借款的事实,他特别说明给吴小伦欠条上的25万元,除了15万元借款,另外10万元的口头约定,是说鱼塘拆迁后分一部分补偿给吴小伦,在欠条上不知道怎样表达,所以才写了利息。

  “那为什么那么多年,他们都没有追讨过呢?”张蕊继续质疑。

  证人叶伟在听证会上说,甘丽珍的丈夫死后,她收拾遗物发现借条,才知道借款一事。叶伟觉得甘丽珍很可怜,才帮她找到李刚催款。李刚所写的这张欠条没有明确还款时间,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但为了稳妥起见,甘丽珍还是要求李刚在原借条上注明还款时间。吴小伦知道后也找到李刚,要求他重新出具一张欠条,以此保护其追讨欠款的权利;因此吴小伦手头才有了2001年、2004年以及2013年的三张借条。

  经过证人、当事人李刚的陈述,刘泉对两起案件的借款用途、借款时间、借条形成过程等事实核查清楚了。李刚表示,离婚时没有提出这两笔借款,主要考虑是用于投资做生意的,而离婚后生意上的收入与张蕊无关,所以没有提及。后来,生意不好做,自己又经常跟朋友一起打牌、买地下六合彩,输了不少钱,无力偿还借款,被借款人告上了法庭。

  听到李刚承认自己的问题,张蕊虽然生气,心里还是有些松动。刘泉说事实、摆证据,对李刚进行释法说理,希望他心平气和地跟前妻说明债务形成的情况及借款用途,两人一起偿还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部分,尽快筹钱还给借款人。并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愿意和解?

  “刘检察官既做我和李刚的工作,也跟甘丽珍做工作,一方面让她体谅一下我们的经济状况,利息少一点。另一方面也引领我们正确看待这件事情,还清了债务以后,过好各自生活,我当时很感动的。”张蕊在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说。

  在检察官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李刚意识到自己躲避债务和对前妻隐瞒事实的行为不对,他表示欠条上写多少就还多少。张蕊嘴上没有说出来,内心也认可的。

  最终,珠海市检察院通过审查认为,从法院卷宗和听证调查的事实来看,两笔借款确实有发生,且在李刚与张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也是李刚第一次起诉与张蕊离婚之前,李刚、吴小伦和证人叶伟都证实借款是用于生产经营。斗门区法院审理张蕊与李刚离婚一案时查明,李刚与张蕊婚后初期共同经营鱼塘,后来,张蕊才在家照顾小孩,家庭生活支出、购买固定资产等都是来源于经营鱼塘及李刚在外做水产生意的收入,因此法院认定两笔借款为李刚与张蕊的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

  但是,李刚与吴小伦的借据上清楚地注明了“(借款)2005年元月底前还清”,而吴小伦没能提供证据证明他在2021-12-06之前曾向李刚催款,李刚也否认吴小伦曾经催款。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达成的还款协议是否应当受法律保护问题的批复》,对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双方就原债务达成的还款协议,属于新的债权债务关系。2013年张蕊和李刚已经离婚,那么,这笔新的债务属于李刚的个人债务,与张蕊无关。

  在办理张蕊、李刚与吴小伦、甘丽珍的民间借贷纠纷两案中,珠海市检察院通过公开听证会,对原审没有查明的事实进行了调查,对有疑点的证据作了进一步核实,承办检察官认为张蕊、李刚与吴小伦一案法院判决确有错误,应当监督,而张蕊、李刚与甘丽珍一案法院则判决正确。经过部门讨论并报分管副检察长批准后,珠海市检察院对张蕊、李刚与吴小伦民间借贷案向广东省检察院提请抗诉。广东省检察院支持后,向广东省高级法院提出抗诉。一场公开听证会,查明了案件事实,也解开了张蕊心中的疑惑。

  2021-12-06,广东省高级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法院判决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认为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实体处理部分不当,予以纠正。判决撤销原一审及二审的民事判决,判令李刚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吴小伦借款本金25万元及逾期利息,驳回吴小伦其他诉讼请求。

  解开疑惑享受生活

  “事情查清楚了,甘丽珍家确实困难,我愿意还钱给她,解决她的实际困难。甘丽珍这个案本金加利息要还17万多元,我已经分两笔还清了,她也申请提前解除了对我的商铺的查封。”张蕊知道前夫李刚的经济状态不好,就先行垫付了应给甘丽珍的款,她说三个女儿现在都大学毕业了,也参加工作了,母女四人齐心合力,日子会好起来的。

  2021-12-06下午,张蕊来到珠海市检察院的12309检察服务中心。她紧紧握着承办检察官的手,连声说“谢谢了,谢谢你们!”她还将一面“公正廉明 秉公执法”的锦旗,送到检察官的手中。张蕊说正是检察官们真诚、严谨、求极致的办案态度,为她长达5年的纠纷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

  “官司了结了,现在我没有了烦心事,工作之余,就在家里画牡丹,很享受这个过程。”张蕊说真心感谢检察机关为她的案件召开了听证会,不仅让案件事实真相大白,解开了她的心结,还让她免于承担她不应当负责的债务。她坚信自己的生活也将会像落在宣纸上的牡丹花一样绽放得更加绚丽。

  “在这两个案件中,我真正感受到公平正义!”张蕊动情地说道。

  看到张蕊脸上露出的笑容,肖力检察官倍感欣慰,望着这面沉甸甸的锦旗,他也感受到了群众的嘱托,这是责任更是担当。他向《方圆》记者介绍说,近年来珠海市检察机关积极响应上级部署,在民事行政检察办案环节探索推行公开听证制度,有效增强了民事行政检察工作的透明度和公信力,实现了民行检察精准监督,化解社会矛盾,普及法治理念等多重司法价值。张蕊申请检察监督一案,正是检察机关实践公开听证制度的成功范例。在多次进行民事行政监督案件听证后,珠海市检察院于2021-12-06在全省率先通过《珠海市检察机关办理民事行政诉讼监督案件听证办法》,确立了案件听证范围、程序,建立了民事行政检察公开听证多部门协作机制,确保公开听证工作有章可循。(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
百度